当时扑过来的并不是燃烧的明火
2020-08-12 23:1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从26日上午开始,阜矿医院17层烧伤科外的电梯间里就挤满了人,连一旁楼道里的上下两层都聚集着伤者亲属。阜矿医院烧伤科的医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由于这里收治的矿工多数都属全身大面积烧伤,为了尽可能保证病房区的无菌环境,所以院方决定不让家属进病区探视。

最初的矿井救援和医院的急救都伴随着混乱,医院无法分辨这些全身大面积烧伤的矿工的身份,只有那些还能够开口说话的人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于宏伟妻子的姐夫是阜矿医院的医生,他将于宏伟讲述事故经过的情形用手机录了下来,于是于宏伟的家人成为了第一批得知亲属情况的人,而其余的家属在最初的24小时里却承受了更多的煎熬,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死是活。

李诗中妻子立即出发赶到了阜矿总医院,但她却和其他所有受伤矿工家属一样,被阜矿的工作人员挡在了门外。在烧伤科,一门之隔,所有人都不能见到他们的亲人。

11月26日零点左右,于宏伟和工友一同下到800米地下的恒大煤矿5336作业面,事故发生瞬间他只感觉自己被一股热浪迎面撞了一下,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身前身后的工友全都被这股热浪打倒在地。

一位参与了26日凌晨救援的阜矿集团的急救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在下到矿井中救人时,他看到这些矿工的衣服都被烧焦,满面漆黑,一名被抬上担架的矿工用手挠了一下脸,脸上立刻就掉了一层皮肤。

昨天早晨,阜矿总医院副院长王淑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积水潭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的4名国家级专家已来到医院协助开展重症伤员救治工作。4名国家级专家于26日晚抵达阜新后,立即对伤员病情进行会诊,制定治疗方案。同时,紧急调动全省卫生资源,选派会诊专家10人,烧伤、重症医学专业技术骨干20人,与阜新矿务局总医院的医护人员一道,针对每名伤员组建医疗救治小组,制定治疗方案,实施24小时全程救护。

昨天,41岁的于宏伟全身赤裸地躺在阜矿医院17层的烧伤科病房内。11月26日凌晨的事故让他全身70%大面积烧伤,但不同于其他受伤工友,于宏伟没有严重的呼吸道灼伤,他仍能开口说话。在被送往医院后,他对医生描述了自己经历的惊魂一刻。

11月26日晚,北青报记者在烧伤科病房区看到,整个17层都笼罩在紧张的急救气氛中,呼吸道灼伤的矿工们不时会发生呼吸衰竭和窒息的症状,喊哑了嗓子的医生接连指挥着将可能出现窒息的伤者移上担架送往手术室做气管切开手术。

来自四川的矿工李诗中的家人就经历了亲人“由死到生”的悲喜。李诗中的妻子在26日清晨便被阜矿集团的工作人员敲开了门,但这些人带来的是一个噩耗,他们告诉她,矿上出事了,李诗中可能“没了”。她说自己当即感到天旋地转,如果不是被这些人扶住,她可能一头栽倒在地昏过去。

就在专家们加班加点急救会诊时,烧伤科门外焦急的家属们却仍不知道自己亲人的伤情。从昨天开始,陆续有家属与守门的阜矿工作人员发生争执,他们急于得知自己亲人伤情的基本情况。

在亲属们不知亲人伤情的情况下,阜矿集团对外公布的伤亡人数也开始被质疑。11月26日上午,阜矿集团对外公布该起事故造成24人死亡、52人受伤,同时有13人平安升井。到26日晚间,阜矿总医院icu中两名重伤者因抢救无效去世,死亡人数升至26人,但阜矿集团对媒体公布的伤亡情况则是死亡26人,而受伤人数依然是52人。

公布的伤亡人数前后不一致的问题遭到了伤者家属的质疑,同时一些谣言开始在伤者家属间流传。家属们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他们急于得知自己亲人的伤情,同时希望阜矿集团方面能够有人出面解释其前后矛盾的伤亡人数。

李诗中在煤矿9年,两年前在阜矿集团的招工中成为了这家国有大矿的正式员工,在管理相对规范、每月4000多元稳定收入的阜矿集团,李诗中从事的是一份让很多同乡羡慕的工作。同是下井挖矿,这些同乡中的多数人仍在私营小矿工作。李诗中在来到阜矿之前也在私营小矿挖煤,私营小矿频发的事故一直让一家人提心吊胆,来到阜矿后家里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们在阜新市买了自己的房子,安稳日子没有过上多久就赶上了这次的事故。

于宏伟说自己当时被“打蒙了”,直到自己的作业班长马志贵(音)把自己拽起来,帮他扑灭衣服上燃烧的火,此时身边的工友很多已站不起身、喊不出话,他说自己那时候顾不上别人,被班长拽着连走带爬地向巷道高处跌跌撞撞地逃去。

26日一整天,李诗中的妻子都在阜矿集团焦急地等待丈夫的消息,李诗中的其他亲属也陆续赶到,李诗中的妹妹看到嫂子的时候形容“感觉她一夜之间老了10年”。李诗中的妻子说,每一个能辨认出的遗体对于她都是一种煎熬。她就这样不吃不喝在阜矿集团守候了一整天,昨天早晨终于传来了李诗中的消息,自己的丈夫没有死,现在正躺在阜矿医院17楼的烧伤科病房里。

另一名平安升井的矿工李德成(化名)证实了于宏伟的描述,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事故发生在瞬息之间,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反应时间,那股热浪是从巷道深处突然爆发出来,当时扑过来的并不是燃烧的明火,而是一团乌黑的高温煤烟,伴随着冲击波,基本上平安升井和受伤较轻的人都是在队伍后面的。“我当时看见有人倒在地上挣扎,身上的衣服都着火了,他在地上打滚想扑灭火,我就伸手去拉他,结果只拉下了一只滚烫的手套,他手上的皮肤都被烧焦了,直接粘在了手套里。”李德成说。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cnbfg.cn邵阳虑蛋宦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 www.gcnbfg.cn版权所有